潮人特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0|回复: 0

[转载sp小说] sp回忆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4 18:00:06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山东泰安
)我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的一个小镇中,那里的家风传承久远,家法自古以来就是笞尻。七岁那年,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三婶当众挨家法,那场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那是一个仲夏的早晨,祖宅的家族祠堂门前围了一圈男女老少,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一会儿就要在这里被处以家法,特意一早都跑来围观。我也混在人群里,仗着自己身体小,灵活地挤到了第一排。不一会儿,人群躁动了起来,族长在门口出现,身后跟着几个壮实的男人,押着一个看起来30岁上下,面容姣好,身材匀称的女人,缓缓走进祠堂里。进门后,族长转过身,看着我们“都肃静!”他清了清嗓子:“何晴翠!”我的三婶此时胳膊被两个男人反剪在身后,上身压得很低,屁股被迫高高撅起,头发被揪起来让她不得不抬头面对所有人。她的眼睛红通通的,轻轻回答“在。”族长扬了扬手里的荆条“你四处私通男人,不守妇道,明良暗娼,败坏家风。为人媳却丧我张家族风,你可认罪?!”三婶秀美的脸上带着泪痕,声音有些颤抖地回答“我认罪。”族长环视四周“好,依照族规,通奸他人,不守妇道者,当众笞尻一百杖,你可服气?”三婶眼神里透出害怕,却只能无奈地闭上眼“服气。”/ [5 p# ?0 v6 N2 r4 c

' W+ }" x3 ~! ~- w: \9 a族长举起那根荆条,厉声喝道“请刑具!”几个壮汉马上抬进来一张样式奇怪的桌子,三婶被他们按着跪到上面,一根横木顶在她的肚子上,双手被拉到身前和刑桌绑在一起,腰也被按下去用麻绳固定好,圆硕丰满的屁股朝着大家,包裹在青色单裤里高高地撅着,双腿跪在刑桌上微微颤抖。“去衣!”族长一声令下,旁边的打手立马把三婶的上衣掀到背上,一把扯下她青色的单裤,连带着白色裤衩也拽到膝弯。“嗯…”随着三婶一声轻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成熟女人的光屁股。“行刑!”族长说完,扬起手中的硬荆条,朝着三婶的屁股狠狠抡去,啪!一条清晰的红印立刻烙在了她白嫩的屁股上,抽得屁股蛋上的肉一阵颤抖“嗯啊……”三婶轻轻地呻吟,微微扭动细腰来缓解痛苦。“一!”唱刑的人喊到。啪!第二鞭精准地落下,几乎与第一下打在了同样的位置,一条深红的檩子立刻在三婶屁股上浮现出来。
% @- Q8 h$ O5 y) Z3 \) e3 }7 {, j* I# }4 j
“嗯啊!——…”她忍不住叫了出来,屁股被抽得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二!”族长摆了摆角度,扬起第三鞭,啪!鲜艳的红痕交叉印在了屁股上,两团厚肉绷紧又松开,双腿慢慢向两边分开,“三!”族长不断挥动手中的荆条,三婶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混杂着清脆的鞭声从祠堂里传出…… 啪!“嗯!……”“六!” 啪!“啊嗯!……”“七!” 啪!“嗯昂……!”“八!”这一鞭抽在了她屁股蛋上最翘的地方,清晰透亮的红痕随之而现,三婶开始抑制不住地小声地抽泣,背后的荆条仍在不停挥舞…… 啪!“嗯昂!……”“十二!” 啪!“嗯啊!……”“十三!”她的上衣这时候突然从背上滑回到腰间,盖住了小半个屁股。族长挥挥手,旁边的打手立刻把衣服重新撩回到背上,“别…”三婶羞愧地埋下脑袋,白花花的身子在温暖的夏风里瑟瑟发抖,在光线昏暗的祠堂里格外吸引人…… 啪!“啊嗯!……”“十七!” 啪!“啊嗯!……”“十八!”坚硬的黑荆条不断穿过空气抽在三婶身上,传进我耳朵里的痛吟声越来越清晰,遍布红痕的大屁股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明显。啪!“嗯啊!——”“十九!” 啪!“啊!——”“二十!”二十鞭抽完,族长停下手里挥舞的荆条,给三婶一点喘息的时间。& V1 n- N$ H4 V. G% `2 e. `
: z; g5 A1 G/ C( s* X
她这时上半身已经贴在了刑桌上,全身都汗津津的,胸前剧烈地起伏着,刚才挣扎时早就把衣服蹭过了胸口,一整对白嫩的咪咪都露在了外面。原本柔软白嫩的屁股被打成了鲜艳的红色,几道深红的檩子交错在上面,随着她的喘息微微颤抖。“去全衣!换刑具,当众示刑!”族长一声令下,打手们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三婶剥了个精光,连脚上的黑布鞋都给扒了下来。接着把她上身支起来,连着刑桌一起抬到了屋外的院子里,放到大家眼前。顿时一大群人围了上来,在三婶身边指指画画,说个不停,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三婶羞得几乎要昏过去,“别啊……别看啊…求求大家…”可没谁愿意放过这种机会,所有人都在肆无忌惮地打量这个被扒光了的漂亮女人,就连女人们都不移开眼睛,想要好好臊一臊这个不知羞耻的**。+ v6 G# [  d: F% R9 j3 a
$ r& t0 `4 h/ V# s7 V+ G/ {
我们大饱眼福了好一会儿,族长才开口“大家都靠后站一站,继续行刑!”两个打手走了进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毛竹大板,有一米长,四指宽,一左一右站到了三婶身后。抡圆了手里的板子,狠狠挥下去,啪!啪!几乎不分先后的两声脆响,两条板子一上一下地扇在三婶的红屁股上,宽阔的板面几乎覆盖住她整个屁股。“啊呀!啊……”三婶猛地昂起头,身子被抽得不受控制地向后一撅,两瓣红通通的屁股蛋儿摇摇乱晃,花枝招展。“二十二!” 啪!啪!“啊昂!——疼啊……”三婶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无助的哭喊从喉咙里冒出来,胸前两团咪咪上下摆动,嘴里在大口喘息着。“二十四!” 啪!啪!两条大板连着抽在她屁股和大腿之间相连的嫩肉上,“啊呀!——嗯啊…疼死人啊…”屁股红得像是有两团火在烧,两条大腿本能地向两边分开,小腿在刑桌上来回摩动…… …… 啪啪!!“噢啊!——啊…”“三十四!” 啪啪!!“啊呀!——嗯啊…”“三十六!”原本柔软的屁股此时已经被打得肿起来,三婶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下来,啪!啪!“三十八!”两条板子左右开弓,不断扇在两坨滚圆肥厚的屁股蛋上,那红油油发亮的屁股不断颤抖,有规律地应和着板声,伴随着痛苦的叫喊,在祠堂小院里不停回响……
% ~( f( J) Z0 p( c$ f! K! U
* G6 S* B4 p( P' S# F/ D…… 啪啪!!“啊嗯!——别打了啊——”“四十六!”啪啪!!“啊呀!——我知错了——”“四十八!”三婶开始不停地告饶,身子剧烈地左右挣扎,尽力向后弓起腰,拼命扭动着肿起来的红屁股来舒缓痛苦,白花花的身子晃来晃去,已经顾不上自己的颜面了,何况被当众剥光打屁股的女人哪里还有颜面。身后的打手毫不理会她的求饶,两条板子仍旧狠狠地不断落下…… …… 啪啪!!“噢嗯!——啊…”“六十!”终于,难熬的四十大板打完,打手们停下了挥舞着的刑具。三婶此时整个屁股和大腿都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深红色,十多条发紫的檩子和泛黑的板花印在上面,肿起来一指多高,和她软嫩嫩的大白身子完全不同。她趁着这个机会大口喘息,没有太多力气再去挣扎,任凭自己凄惨的屁股高高撅着,无助地等待之后的惩罚。; B( s- y# H. I9 d( N/ d2 {5 t
1 y" j& x8 q$ a2 Z0 P, |8 _0 i
族长扬起手指了指三婶,“换刑台!” 两个打手上前解开捆着三婶的绳子,把她架起来,朝着大家,人们也议论了起来,三婶无地自容地垂下头,不去理会别人刺耳的挖苦,这时剩下的打手们抬过来一张新的像床一样的刑台,把三婶仰躺着按到上面,她双手仍然被绑住,两条丰腴的白腿被人抬起来,脚踝压到肩上,然后最大限度地掰到两边,和刑床捆在一起。“啊——杀了我吧——作孽啊,羞死人了——”三婶再也没法装出无所谓坚强的样子了,她心里的自尊这一刻被完全打碎。可没人理会她的话,族长握住一根竹尺,问她“何晴翠,你可知错?” 三婶的眼神羞愧欲死,“我知道错了,你杀了我吧,别打了,别羞我了啊啊,我求求你———”她绝望消极的回答让族长感到很不满意,“把她嘴堵上。”那条破碎的裤衩被人揉成一团塞进了三婶自己的嘴里,她拼命地反抗着,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族长扬起竹尺抽了下去,啪!“嗯!—唔嗯嗯——”她像条触电的鱼一样,被捆住的身子努力地左右翻腾着,却只能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团呜咽来挣扎。啪!“嗯!——嗯嗯……”又是一记竹尺烙下,她整个身子都剧烈地抽动了一下,痛苦的呻吟不断从喉咙里涌出来。. k; v1 ?  `4 a1 x8 w
' \* `$ z6 o; @% p$ y* L
啪!啪!啪!竹尺不断挥动着,每一下都打得她一阵颤抖。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双眼紧闭着,脸颊微微颤抖,不敢去面对大家盯着自己的目光,啪!啪!啪!终于,最后一下重重地抽了下去,啪!!“嗯嗯!——”三婶痛苦地嘶吟着,三婶原本就通红的脸胀成了酱紫色,一偏头,羞得晕了过去……/ O8 t- p0 W9 d  O% b6 @9 n% _
, z+ Z+ m# P# ^1 h0 p/ m* O$ y
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到过三婶,但她却像一道挥之不去的印记,一直烙印在了我的心里,时隔多年也难以忘记。
" y7 I' G/ v8 k. G' E# z( o# V& E) _/ k/ {
(二)十四岁那年我辍学来到高雄,在港口码头做搬运工。平时无聊的日子里,偶尔去小赌场里玩一玩成了唯一的消遣方式。有一年的中秋节,下午码头给工人们放了半天假,我和几个工友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城北一家名叫黑虎的赌场——全高雄最大的地下赌场。已经临近傍晚,场子里早就已经灯火通明,一张张赌桌前围满了人,各种吆喝、呐喊声嘈杂地充满整个大厅。我和工友一会儿就分开玩了,其实我们这种十五六岁的少年,根本没钱在这种大赌场里挥霍,来这里更多的只是为了长长见识。我在靠近角落的地方找了张安静的桌子,这张赌桌上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玩牌,旁边的我成了唯一的观众。那女人大概20岁出头,很漂亮,上身穿着鲜艳的红吊带,下身是纯白的紧身裤,化着艳丽的妆,嘴上叼着一支香烟,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性感。
1 H; o* S5 J# v8 @; b6 D# t& k4 p3 N
男人的穿着倒十分普通,戴着金丝眼镜,长得也斯斯文文。我连续看了好几轮,女人的牌运十分不错,一直都在赢。正在我羡慕她的好运气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阿丽,你可不该在这里出老千。”我转头望去,一个脸庞黝黑,鼻梁上带着一条刀疤,黑背心外露出结实肌肉的男人正站在我边上,盯着被称作阿丽的女人。“哎呀刚哥,您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敢在您这儿出老千啊。”阿丽笑着回答道,看起来底气十足。“呵呵,你又不是没干过。”刀疤男上前一步,抓着阿丽的胳膊把她一下子从椅子上提了起来,阿丽的脸色顿时大变,她原来坐的位置上,赫然露出一张明晃晃的黑桃A。刚哥嘴角噙着冷笑,“这回没什么说的了?”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阿丽“那就跟我走吧,规矩你知道。”说完转身离开。阿丽犹豫了两秒,带着不情愿跟了上去。刚哥回头看了一眼我和那个眼镜男,“你们也跟上来吧,做个见证。”我看见阿丽听到这话时脚步明显停顿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r  Q9 Y* O# V* E  P, K" c# g* b2 r$ {/ U9 z& [3 m/ Q2 J
我们跟在刚哥身后,穿过大厅,又拐了好几个弯,来到一间隐秘的小屋子里。这是一间略显狭小的台球室,除了一张球桌和几个沙发就没别的设施。刚哥看了我和眼镜男一眼,“你们俩不用说话,看着就行。”我们被他的气势吓得也不敢说话,老实地点了点头。刚哥没再理会我们,看向阿丽,指着那张台球桌“趴上去。”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叫阿丽的女人是谁,我们城南挺出名的一个女混混,据说没事就来码头上捣乱的那些小太妹全都是她的手下。不过和一身黑道气息的刚哥比起来,她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听了刚哥的话,阿丽默默地走到台球桌前,弯下腰,身子趴到球桌上,挺翘的屁股撅向我们,在白色的紧身裤里撑起一个饱满的弧度。刚哥从腰里解下一条皮带,对着空气抡了两下,发出“呼呼”的声音。“把裤子脱了。”这次阿丽没有动,朝我的位置望了一眼,转头哀求地看向刚哥。刚哥没说话,径直走到她身后,掀起她鲜红色的吊带,然后双手伸进裤子里,向下猛地一拽。“嗯…”她没敢反抗,只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里,露出来的光屁股高撅着,两条长腿紧紧夹在一起。) ]) B  f# Y" z) O# U) d

' i+ _8 E" a" X: |看着阿丽光溜溜的屁股,我不禁回想起了幼时看到的三婶那场家法。不过不同的是,三婶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而阿丽洋溢着青春女郎的气息。就在我出神时,啪!刚哥的皮带毫不留情地抽在了阿丽高高撅着的屁股上,她整个身子往前一倾,一条从左到右横穿整个屁股的红痕浮现出来,她紧咬着牙没发出任何声音。啪!又是一皮带狠狠扫下,阿丽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可仍旧强忍着不肯叫出来。啪!这一下听起来格外清脆,狠狠地抽在了阿丽的臀峰上,她身体再次往前一倾,伏在球桌上,来回踢动小腿,白嫩的屁股上道道红痕清晰可见,就是倔强地不喊出声来。啪!啪!啪!!黑色的皮带连续三下打在她白皙的屁股上,抖出好几波臀浪,“啊嗯……”阿丽忍不住呻吟出来,痛苦地轻轻扭动屁股,想要舒缓上面的疼痛。啪!啪!啪!!又是连续三下毫无规律的皮带抽下来,她整个人都在微微摇晃,挺翘迷人的屁股被打成了淡淡的浅红色,“嘶——”阿丽倒吸一口凉气,努力撅起屁股,铁了心要不出声地熬过这次惩罚。: y0 A* @3 ^# c7 E
+ b4 q& C9 g- r2 _: ~  A
我知道她是不想在我这个陌生人面前丢脸,但她无声的反抗却更加惹恼了刚哥。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皮带一下接一下不停顿地狠狠抽在阿丽的屁股上…平日里威风八面的阿丽姐此刻像一只无助的羔羊,恐惧地趴在台球桌上,忍受一波又一波疼痛的冲击。啪!啪!啪!!她随着皮带不停地扭动腰肢,两脚轮流蹬踢着空气,额头上已经大汗淋漓,纤细的手指痛苦地抠在粗糙的台球桌面上,原本紧致白皙的屁股变得通红,鼓起几条深红的檩子。啪!!“啊!——”刚哥一皮带抽在她臀腿相连的嫩肉上,她终于抑制不住地喊了出来,啪!“啊嗯!——”两条修长的白腿来回摆动,通红的屁股也随之不停扭动,叫喊声像是为她的疼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旦张嘴就停不下来。啪!“嗯啊!——” 啪!“嗯啊!——”刚哥继续挥舞手里的皮带,每一下都像是毒蛇咬在阿丽的屁股上。
  u. s: d# X. ]  T' f" m" W5 N8 A5 q) _- `/ S
她大口喘息着,不停地来回扭动身体,火辣的疼痛不断从屁股上传来,像是被架在火堆上炙烤。啪!啪!啪!随着时间流逝,几十下皮带过后,阿丽的屁股已经彻底被打肿了,深红地鼓起半指多高。刚哥却转身从墙上取下一根台球杆,一米多长的木棍,握手的那头很粗壮,细的那头也至少有两根筷子那么粗。他比了比位置,啪!猛地抽在阿丽通红的光屁股上。“啊噢!——”阿丽细腰向后弓起,两条腿不自主地摇晃着,喉咙里滚出痛苦的喊声,嘶着嗓子大口喘息。她肿胀通红嗯屁股上,一整条发紫的檩子烙在上面。啪!“嗯啊!——啊——”诱惑的声音充满了狭小的房间,阿丽白净的大腿上多出一道深红的抽痕。啪!“嗯!——啊——”这个女混混头目可怜地哭了出来,眼泪从她好看的脸上滚落,难熬的屈辱和疼痛几乎让她快要忘记自己本来的样子。啪!“啊啊!——啊——”她赤裸的下半身在疼痛中猛烈地摇晃着,“饶了我吧,刚哥,我知道错了——”阿丽的意志最终在肉体上的痛苦面前选择了屈服,放下自尊开始求饶,眼泪哗哗地掉下来。刚哥却不为所动,啪!“嗯啊!——我不出千了,再也不出了,饶了我吧——”她竭尽全力嘶着嗓子求饶,声音听起来像一只竭尽全力在忍受痛苦的母兽。4 D+ m' G* f4 q
2 v5 Q. X+ j: s
可任凭她如何求饶,那根带给她无尽痛苦的台球杆,仍在空气中不断挥舞。啪!!“噢啊!——别打了,刚哥” 啪!!“嗯啊!——求您了,我再不敢了——” 啪!!“啊啊!——真不敢了,要死了啊——” 啪!!“啊啊!阿刚我错了,我知道错啦——” 啪!!“啊!——啊啊饶了我吧——” 每一次球杆落下,阿丽都会发疯一样扭动着的身躯,漂亮的脸蛋儿上挂满了泪水,语无伦次般不断开口求饶。鲜红的屁股和大腿被烙上一道道紫痕,两条长腿不停地战栗着。啪!!“啊呀!——扑通!——”又是一棍沉闷地抽在阿丽的大腿上,她再也控制不住颤抖的双腿,一下子滑跪到冰凉的地上。* ]( Y) S& g5 z9 b4 D

# q+ F  r% n$ ~刚哥停下手,把她抱到台球桌上,摆成跪趴的姿势,几下扯掉那条碍事的吊带,又重新拿起最初那条皮带。阿丽不敢反抗也无力挣扎,只能任他摆布,膝盖跪在球桌上,两条腿被大张着分开,上半身无力地贴在桌上通红带紫的屁股朝天花板上撅着,像一只被驯服的小野猫。“记住教训了吗?”刚哥轻轻问她,“记…记住了。”阿丽很乖地回答。 “上次你也这么说过” 他的语气又恢复到那种冰冷,“最后10下,让你彻底记牢了,自己数着”说完扬起皮带,朝她高高撅起的屁股挥去。啪!“嗯!呜啊——1!”阿丽叫声很大,眼泪又淌了出来,却没再去躲闪,而是继续乖乖摆好姿势,等待惩罚。啪!“嗯!呼啊——2!”她大口喘息着,腰压得更低,膝盖不自觉地向两侧滑去,双腿间分开得越来越大。啪!“噢啊!!嗯!——3!”一声尖叫响起,阿丽性感的身体抽搐似的往边上一偏,整个人侧躺到桌面上。火辣辣的感觉从她身下传来,不由得“呜呜”地哭出声来,像个委屈的小孩子。刚哥把她摆回跪趴的姿势,双手反剪在背后按住,另一只手继续挥动皮带。啪!“嗯啊!呜嗯——4!” 啪!“嗯啊!——5!” 啪!“啊!!啊啊——6…” 啪!“噢啊!嗯呜呜——7。” 啪!“嗯啊啊!——8!——” 八下抽完,阿丽已经跪在桌上缩成一团,原本就通红泛紫的屁股有几处已经稍稍破皮,身体汗淋淋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 J$ Q* @& l: A# Q* M3 N$ V/ S8 g- }% m4 C1 |, k0 _' {3 s, w2 p
还剩最后两下,啪!啪!“嗯嗯!——嗯啊啊!——”没管阿丽剧烈的反应,刚哥扔掉皮带。三)一直到18岁以前,我都一直在码头上工作。成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开始跟船,在海上来往运输货物。这次去往欧洲,船上装的大多是一些中国特产,其中又以茶叶为最,老外很喜欢一些中国的传统名茶。我们这条船的船头,也就是这次整批货物的老板,威鲁斯,一个有一头卷曲金发的德国人。他身材极其魁梧,接近一米九,在海上漂泊半生与海浪搏斗,锻造了他一身完美的肌肉。除了他,其他的船员也有十多个人,还有两名年轻的女船员:负责船体数据检测和维护的意大利小姐波琳,和专管贮货舱的**女士鲁梅。波琳大约二十六七岁,典型的西方姑娘样子,金发碧眼,宽松的工作服总被她**的身材撑得格外饱满。鲁梅今年也才二十九,去年刚刚嫁人,她身上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气质,娴静安雅,不急不徐。平时在海面上行驶,枯燥无聊时她们就是船上的一道风景。其实这一趟出行海上大多数时候都还算风平浪静,直到我们遇上风暴的那天————毫无征兆地,一团乌云在我们头顶上空聚拢,海面变得上下起伏,波涛汹涌,大浪一个接一个打向摇晃的小船,仿佛要把我们掀翻。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舵手拼命地掌舵,其他人有的飞快地收拾晾在甲板上的货物,有的焦急地检查舱门和铁阀……经过几个小时的搏斗,半夜里我们终于驶离了风暴区,所有人都累成了一滩烂泥,回到自己的舱房里就睡了。
  w3 o7 K  t2 q8 ]; d5 S& j
! c# r, B2 P) U第二天醒来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我这才知道昨天排水舱和贮货舱之间有一块隔板被撞开了,海水在夜里灌进了贮货舱,今早发现时,超过五分之四的茶叶已经被泡透了。波琳和鲁梅惭愧地站在最中间,低着头,由于她们的失职,我们这趟历时几个月的航行,将几乎什么也得不到,所有人的努力都将打水漂。威鲁斯阴沉着脸,“损失是注定找不回来了。但是,你们俩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他看向波琳,“你知道我这里的规矩,那就你先来给大家展示自己的歉意吧。” 又扫了一眼旁边不安的鲁梅,“你好好看着,一会儿学着点。”波琳慢慢挪着脚,很不好意思地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又从旁边挂满刑具的墙上取下一根皮带和一条竹尺,“脱掉你的外套和内裤,然后站过来。”威鲁斯的命令带着不容反抗的强势。波琳顺从地脱掉了外套,但是动手脱裤子的时候双手却颤抖得要命,几乎解不开她腰上的皮带扣。“快点脱掉,然后双手放在头上,难道你希望我们帮你脱掉吗?”威鲁斯厉声说道。他根本没给波琳犹豫的时间,直接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臂,让她站到自己面前。然后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她的腰带,顺势拉下裤子拉链,把波琳的工装裤直接扯到了脚踝上,下一秒她粉色的内裤也被一脱到底,条纹花衬衣被掀起来打结系住,这样一来波琳挺翘结实的白屁股和两条匀称的长腿就彻底暴露出来了。1 _  D9 }# K1 t) e. q
/ u: N, @/ Y+ S2 g- k4 z) j! o1 D
威鲁斯调整了一下椅子的角度,以便于所有人都能看到波琳挨打的场面,然后他坐到了椅子上,“波琳,转过身来” “船长…”波琳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在她的记忆里,自己只有在2.3岁的年龄光屁股过,但是现在,二十多岁的她居然要在一群男人面前赤裸,她犹豫不决地原地不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威鲁斯已经没了耐心。他把波琳一把按到自己腿上,扬起阔大的手掌向她的屁股扇过去。啪!啪!没有停顿,连续不断地扇打。啪!啪!从那翻滚的臀浪上,我看到波琳屁股上结实的肌肤,白皙而又弹性十足,想必和平日勤于锻炼有关。大概是想到了那些损失的茶叶,威鲁斯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啪!!啪!!巴掌扇在屁股上的声音大了许多,再十几下过后,波琳白皙的屁股变成了淡淡的粉色,威鲁斯把她扶起来,站起身拿过那把竹尺,“手撑在椅子上,屁股撅高”他不带感情地说道。在大家的注视下,波琳羞愧地撅起自己的丰满结实的白屁股。“四十下,鲁梅你帮她报数。”威鲁斯说道。然后他高高扬起戒尺,在空中顿了一下,用力地挥舞下去,戒尺带着本身的惯性急速下落,狠狠地抽打在了波琳的屁股上。啪!!清脆又响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船舱,波琳瞬间感受到屁股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右边屁股上也瞬间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印记,然后慢慢变成淡红色,烙在刚刚尺子抽打的地方。
! m9 }5 Y5 u$ O8 a: r$ n, y
* l" P* D7 B' p+ {% E“1。”鲁梅微微颤抖的声音响起,听得出来她在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大约隔了五秒钟,威鲁斯又把尺子贴在了波琳左边屁股雪白的肌肤上,继而狠狠抽打下去。啪!!“2。”波琳身子一抖,差点叫出声来。接下来,一右一左,威鲁斯的戒尺每一下都用力地抽打在波琳的屁股上。啪!!“4。”眼泪已经在波琳的眼眶里打转。啪!!“6。”她原本浅红的屁股上已经出现了几道纵横交错的深红印子。啪!!啪!!“10…11…”波琳已经开始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试图缓解屁股上难以忍受的疼痛。啪!!“13” “啊!!”她再也忍受不住地叫了出来,这一声是带着哭腔的,眼泪滴落到椅子上。可威鲁斯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继续着严厉的责打。啪!啪!!啪!!“24…25…”波琳已经泣不成声,连“啊啊”的喊叫声也已经模糊不清,嘴里不停喊着“我再也不偷懒了!原谅我吧——”这句求饶的话也因为责打和哭泣而变得支支吾吾不清晰起来。一旁的鲁梅已经不敢看下去了,然而威鲁斯丝毫没有怜悯之意,他命令波琳把屁股撅高,然后又扬起了尺子。波琳的屁股上已经看不到红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的深红色,她用力撅起屁股,不敢有丝毫违抗。# p6 y* x$ W: z- o6 F- |+ {% ~

& f5 @2 I: p* S8 g啪!啪!!啪!!“35…36…”戒尺的责打还在继续,波琳的身子开始不停地扭动,嘴里一直在求饶,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淌,啪!!“40”最后一下的责打终于完成,而波琳也无力再保持姿势了,一下子扑倒在椅子上。威鲁斯拿起皮带,扫了她一眼,“你如果不想被绑着揍的话,就把姿势摆好。” 她恐惧地强撑着站起身子, 双腿颤抖着,高高撅起已是深红色的屁股。啪!!皮带伴随呼呼的风声抽下来,“嗯呀…”波琳咬紧牙关,只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第一下还不是特别痛,但她的身子仍是抖动了一下,结实的臀肉也随着皮带的落下泛起了波浪。 啪!!又一皮带落下,这次是另一半屁股,“啊!”,波琳轻声叫了出来,屁股随着皮带扭动了一下。啪!!第三下皮带正好了打在第一下的位置,旧的疼痛没有恢复,又挨一记新皮带,重合的剧烈疼痛瞬间传来。波琳试图忍受但疼痛明显超过了她的忍耐值,“啊!!”她大声叫了出来,下半身大幅度地扭动了一下。威鲁斯见状,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发抖的鲁梅,说道:“鲁梅,你来按住波琳。”鲁梅接到命令,没有办法抗拒,半跪在椅背前,从正面抱住了波琳的后腰,啪!!接着一下抽下来,波琳大声喊叫,可是身体已经被抱住,无法扭动,只能硬生生地忍受剧烈的疼痛。
" S+ _0 N: T7 f5 D4 b2 ~8 j+ P. G
( B9 p, l0 e! |她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滴在鲁梅的额头上。啪!!啪!威鲁斯有节奏地挥舞着皮带,抽打在波琳的大红屁股上,她不停地喊叫和哭嚎,嘴里喊道“别打我了,我知道错了。”心理已经被这种疼痛所征服,但威鲁斯显然不会因为她的求饶而减轻一点力度。鲁梅不停地安慰着波琳:“坚持住,忍忍就过去了,就快打完了。”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皮带的抽打下,波琳的屁股慢慢肿胀了起来。三十下的皮带责打终于过去,波琳整个人泣不成声,肿胀的屁股上痛感不断地传来。“去边上站着反省。鲁梅,该你了。”波琳乖乖地走到墙边,背对着大家晾起自己的红屁股。鲁梅则紧张地搓着手,慢慢踱到威鲁斯身边,眼神里透着害怕,毕竟波琳的抽泣声还在耳边响起。“自己脱还是我帮你?”威鲁斯盯着她,鲁梅无助地摇了摇头,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威鲁斯可不可以不脱。威鲁斯冷笑了一声,把住她的双手,一把扯下她的裤子,接着又强行脱下了黑色的内裤,少妇雪白浑圆的臀部,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了我们面前。鲁梅整张脸羞得通红,女人的矜持让她无地自容。“这次事情的主要责任在于你,因此我要对你进行鞭臀60的惩罚。”威鲁斯说道。“60下?!”听了这个数字,我心里咯噔一下,60下虽然听起来数量并不多。但使用的工具可是连男子汉都惧怕的细藤,至于鲁梅能不能熬得过去,我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没被打过屁股的女人也没信心。
& U! v6 w4 z! v5 t% a& J* V  j# o
  p6 J" N7 ]$ e, [4 b& y说完后,威鲁斯就开始了对鲁梅的惩戒,他挥舞起藤鞭,朝她雪白的屁股抽打过去。啪!第一下的鞭打,鲁梅的臀肉有着轻微的晃动,随之出现了一道淡粉色的痕迹。她忍住没有哼叫,尽力勇敢地挺起屁股,面对第二鞭。啪!没有给她任何的休息时间,威鲁斯再次抽向了鲁梅的屁股,周围几个船工在小声议论着,我也一直注意着鲁梅的反应,她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啪!第三鞭如期而至,白皙的臀部又多了一道粉色的痕迹。随后的鞭声越来越响,力量越来越大。啪!当第十下抽打了下来,鲁梅已经开始轻微的晃动了,屁股也不由自主地慢慢扭动了一下。啪!啪!十一下,十二下,鲁梅这时开始“嗯啊”地呻吟了起来,粉色的鞭痕整齐地排列在她白皙的屁股上。啪!第十五下抽打下来,正对着鲁梅屁股正中的位置,“啊!”她这次没能忍住,大声叫了出来。叫声让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舱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静静地看她受罚。威鲁斯继续挥动着藤鞭,抽打鲁梅的屁股。啪!“啊!” 啪!“啊!”,每一下清脆的鞭声过后,鲁梅的喊叫声都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被刺激得有些兴奋。啪!“啊!—” 啪!“啊!—”她的喊叫声逐渐变大,能听出来她声音里有强忍着的哭腔。直到第三十下藤鞭抽打下来,啪!鲁梅终于忍不住身后的疼痛,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嘴里说着“船长,不要打了,我受不了了。”  A, J4 d& Q. j( C" t

0 p9 E& b0 R- L$ |+ [威鲁斯不理会求饶,挥起藤鞭,啪!一鞭继续狠狠抽打在鲁梅的光屁股上。本来已经全是粉色的屁股瞬间多了一道深红色的印记。“啊!——”,鲁梅大声地哭喊起来。之后的每一次鞭打,她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哭喊着,早就在身体的疼痛中忘记了矜持。“啊!——我知道错了” “啊!——别打了”威鲁斯丝毫没有怜悯犯错的下属,用力挥舞手中的藤鞭,一下又一下抽打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深红色的痕迹越来越多,一道道鲜艳的鞭痕整齐地排列在鲁梅的屁股上。啪!“啊!——船长你饶了我吧!”鲁梅仍然在求饶。啪!!“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啪!!“啊!!疼啊,受不了了,别打了!”原本白嫩细腻的屁股,现在布满了红色的鞭痕,整个屁股红成了一片,又轻微地肿起。终于,鞭打结束了,鲁梅高高地撅起屁股,趴在椅子上大声哭着。威鲁斯指着她的红屁股,对着周围的船员说道:“看好了,这就是犯错的下场!”说完把波琳从上边拽过来,让她和鲁梅两个人双手抱头并排站好。两个年轻的姑娘轻轻抽泣,被打肿的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周围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
* B& K1 M2 \5 R2 o0 M

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交友请注意安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论坛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